1. <tt id="z7sk0"></tt>
          2. 安徽網 ? 文娛新聞 ?

            《現代漢語規范詞典》完成新一輪修訂 增補“新常態”“共享經濟”等近千條新詞語

            據光明日報報道,近日,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重點項目《現代漢語規范詞典》完成新一輪修訂,推出第4版,由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和語文出版社聯合出版。

            據了解,新改版的《現代漢語規范詞典》收錄單字12000余個、詞目72000余條、例證80000余條,基本反映了現代漢語詞匯面貌。本次修訂增補了近千條新詞語,包括“共享經濟”“新常態”“碳達峰”“碳中和”“互聯網+”“移動支付”等反映時代發展的熱詞,還收入了一些貼近日常的網絡用語,如“網紅”“群聊”“群主”“腦補”“腦洞”等。此外,一些詞語的新義項、新用法也被增補到新版中。

            《現代漢語規范詞典》于20世紀90年代開始編寫,2004年正式推出第1版,迄今已完成3次修訂。本次修訂是在國家語委咨詢委員、第四屆辭書事業終身成就獎獲得者、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李行健的主持下,由20多位專家歷時8年完成。8月20日,詞典發布及研討活動在京舉行,詞典首席顧問許嘉璐在致信中表示:“多年來,以行健先生為首的編寫團隊不辭辛勞、默默耕耘、精益求精所做的工作,是有益于教育,有益于社會,有益于中華民族振興的不可或缺的一環。”

            增補“共享經濟”“群聊”等熱詞新詞

            “詞典需要隨社會發展不斷修訂,與時俱進,吐故納新。此次是在第3版的基礎上修訂再版,主要體現在‘增、刪、改’三個方面。”發布會上,李行健介紹了修訂的主要內容。

            隨著社會的發展,新事物不斷涌現,語言中相應地增加了一批新詞語。這次修訂增加了這類新詞語,如“共享經濟、彎道超車、頂層設計、申遺、新常態”等;增補了進入社會語文生活的科技詞語以及新的元素用字,如“碳達峰、碳中和、云計算、移動支付”等。

            隨著語言在社會交際中的使用,一些詞語可能增添了新義項,或者用法發生了改變。對于這些新出現的義項和用法,此次也進行了增補,如“秒”字增補了“借指極短的時間(多用作狀語)”的義項,“刷”字添加了“以類似于‘刷’的動作進行某些信息的錄入、輸出和識別”的義項等。

            為了幫助中小學生學習中國傳統文化知識,還增補了如“見賢思齊,文以載道,滿招損、謙受益”等傳統思想文化詞語。

            為貼近語文教學,此次修訂特意增加了部編本語文教材中某些文言字詞讀音和用法的提示。如“阿房宮”的“房”,用提示加以說明“‘房’在‘阿房宮’中讀pánɡ”。考慮到語言生活的某些實際情況,對“六”字后也加了提示“‘六’字用于地名‘六安’(在安徽)、‘六合’(在江蘇)等時,當地人讀lù”等。

            李行健還提到,本次修訂特別根據國家新頒布的語言文字規范標準和其他法律法規對詞典內容進行了全面檢查,對有些詞語的釋義進行了訂正。如2021年1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施行,據此,詞典遵照民法典對“成年人”“扶養”“贍養”等一些條目進行了修改。“涉及國家法律法規的詞語,需要及時依法修訂,使詞典釋義更具有規范性和權威性。”

            詞典是文化領域的“大國重器”

            “語言的規范不僅在國家的規范文件中,更在全民的規范意識中;不僅在教科書中,更在詞典中。”中國辭書學會會長、北京語言大學原黨委書記李宇明說,詞典,特別是優秀的規范的詞典,是文化領域的“大國重器”。編好詞典、維護好詞典、用好詞典,意義重大。

            趙元任、黎錦熙、葉圣陶、呂叔湘……語文工具書的編撰出版凝聚了一代代學者的大量心血,對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提高我國文化教育水平、傳承發展中華優秀文化厥功至偉。中國教育學會中學語文教學專委會原理事長、人民教育出版社編審顧之川說,《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現代漢語規范詞典》是學生學習語文、提高語文核心素養的重要工具書。

            據了解,《現代漢語規范詞典》編撰項目于1992年正式啟動,這是一部旨在全面貫徹國家有關規范標準的詞典,由著名語言文字學家呂叔湘倡導編寫,李行健擔任主編,呂叔湘、李榮、許嘉璐、周有光、曹先擢、柳斌、胡明揚等多位學者擔任顧問。2004年2月,歷時十余年編纂完成,由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和語文出版社聯合出版。

            原國家教育委員會黨組成員、國家語委黨組書記朱新均介紹,《現代漢語規范詞典》目的在于普及與傳播語言文字相關規范標準。詞典自2004年問世以來,在社會上受到了廣泛的歡迎,特別是它詞語選擇和釋義上的規范性、時代性、思想性、純潔性更為受眾所稱贊,成為語言文字使用者,特別是基礎教育領域師生使用規范語言文字的“隨身的老師”。

            “辭書出版是國家文化建設的基礎工程。”北京外國語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丁浩介紹,《現代漢語規范詞典》內容版權已輸出到英國、美國、韓國、馬來西亞等國家,為中外語言和文化交流搭建起一座互通的橋梁。

            辭書發展有許多值得關注的新趨勢

            數字時代,辭書編撰和使用都發生了一些新的變化,李宇明分析了近年來辭書發展中的一些新趨勢,一個顯著的現象是讀者習慣發生巨大變化。

            李宇明說:“第一,讀者首查不是紙媒而是網媒,智能手機和網絡是第一查詢處;第二,讀者查詢的內容不僅有老知識,更有新知識,特別是即時信息,在乎查準率更在乎查得率;第三,習慣于網絡軟件的免費消費,不愿意為網上知識花錢。”

            近年來,辭書編纂面臨許多新情況和新課題,李宇明介紹,例如,辭書需要紙本基礎,但更需要網絡化和融媒體化;語文辭書、“百科化”學習用辭書等更有市場,但需要分年齡、分人群、跨語言;目前,辭書的解釋語言(元語言)和配例問題,是辭書研究的薄弱環節;辭書編纂缺乏規范標準,特別是網絡辭書、融媒辭書的規范標準。此外,辭書的知識產權問題仍是時代課題。

            李宇明說,中國辭書學會為適應辭書生活的變化,這些年來一直提倡推進平面媒體辭書向融媒體辭書發展,提倡要向以讀者為中心的辭書生活拓展。

            “語言是隨社會發展變化的,語文詞典必須反映語言的發展實際。”李行健認為,詞典只有不斷修訂,與時俱進,才能適應社會交際需要,幫助讀者規范使用語言,提高語文應用能力,充分發揮語文工具書的作用。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返回頂部
            国产成人AV网站网址麻豆